蚊.zzzz

【莱贝】花

Fucking your Eyes:

——花是什么味道的?


——香的。


——不是,我是说吃起来什么味道。


——不知道,我也没吃过,大概是甜的吧。


❀❀❀


“先生,起风了,回房间吧”身后几十年的老佣人拿来一件薄外套披在贝特肩上,一边催促他回房间。


“今天几号了?”


“10月11号了,先生”


又是秋天,温度逐渐转凉。


贝特紧了紧身上的外衣,离开了阳台走回房间,佣人想来扶他,但是他推开了佣人的手,撑着墙壁一路摸索。家里的每一样东西他都清楚的记得,就算没有佣人的帮忙,不要拐杖也可以在自己熟悉的范围内随意走动。他不想每天都在室内,坐在椅子上,望着什么也看不见的窗一呆就是一整天。


在屋里坐定后贝特拿过一本书摸索着有些粗糙的封皮睁着空洞无光的眼睛跌入了回忆。


小时候他并不觉得自己与别人有多么不同,他也不明白看的概念。曾有佣人的孩子拉着他一块玩,一边快速的奔跑,一边说你看你看,那边有花。见他毫无反应,那个孩子用手捧住他的脸让他对着花的方向说你看,你看啊。


怎么看?


就是这么看啊。


那个时候他突然意识到了,他不会看,和别人不同。佣人很快发现了他们,她只是带走了自己的孩子然后催他回房间。


“少爷,要好好呆在房间里。外面很危险。”佣人无数次的告诉他。


那个时候贝特6岁。


❀❀❀


老胡佛见他逐渐懂事便让他学习盲文,有了书的陪伴贝特不再想着出门,也几乎断绝了和外界的交流。除了看书吃饭贝特只是呆在房间里,安静的对着窗的位置出神。


书上说窗外有太阳,太阳是金色的,有天空,天空是蓝色的,还有云,云是白色的。


贝特非常向往太阳,强大美丽,是所有人都无法缺少的东西,没有太阳,世界将不再存在。但是他无法看见太阳的美丽,只能感受它的炙热。书上说人的眼睛不能承受日光的刺目,如果直视会造成伤害。但是贝特不一样,就算他直直的面对太阳也不会有什么事,贝特不禁感到有一点窃喜,于是整日整日的坐在窗前的书桌边享受太阳的温暖,一边翻阅纸张上凸起的小点。


日复一日。


“喂!”窗外传来一个从没听过的少年的嗓音。


“在看书的那个!”贝特打开了窗,转向外面出声的人。


“在叫我吗?”


“是啊,除了你,还有谁啊”他一边说着声音变得更近。


“你是谁?”


“莱纳·布朗,新来的园丁,你是这的人吧,我打算种一些花,我看你每天都在窗前看书,你喜欢什么样的花?”


“花是什么?”


“欸...花...那个,花就是花啊,平时也有看到吧,你看那边就有”


“我看不见”


“啊?”莱纳扯掉工作手套在贝特眼前晃了晃手,但是眼珠却没有跟着动,只是愣愣的看着前方。


“抱歉...我不知道”


“没关系”


“对了!你等我一下!”少年的声音迅速远去,但只是过了一会就再次回到身边,他捧起贝特的手放了一样柔软的东西在上面。少年温暖的手掌抚过贝特的指尖,一瞬间的触碰传来的温度却温暖的就像太阳。


“这就是花,你摸摸看,这里是花瓣,这里是叶子”


花瓣柔滑的触感非常不可思议,仿佛一碰就碎但是却有着坚韧的弹性。第一次触摸到花的贝特小心翼翼的捧着新奇的礼物,极轻的抚摸这个事物。


“花很美,有很多颜色,花瓣也超漂亮的,你闻闻看,有香味”


贝特把花朵凑到鼻子前,一股若有似无的奇妙味道钻进了鼻腔,有些痒但是让人心情愉快。他第一次知道了花是香的,是美的。


“花好厉害啊”


“对吧!我也超喜欢花的!”


自那以后,莱纳经常忙里偷闲找贝特聊天,话题总是离不开花,他告诉贝特世界上有几千几百种花,有大有小,多到数不清。但是他最喜欢向日葵,特别大的一种花,看着让人很开心。


阳光下两个少年一个牵着另一个的手,在花园里东摸摸西摸摸,哪里都是新奇的东西,那年贝特10岁,莱纳15岁。


❀❀❀


“参军?”


“嗯,家里人说我一个大男人种花不好。”


“是薪水不够吗,我去和父亲说...”


“不是的,种花显得很没出息,周围的邻居都在闲言碎语,说布朗家的儿子干的是女人的活。让母亲抬不起头。”


“没那回事!参军很危险的”


“别担心啦,日子虽然苦一点但是没什么事不是吗,现在可是和平时期,运气好的话几年后说不定就是军官啦,哈哈”


贝特虽然担心,但是拗不过莱纳,临行前他把自己从小随身佩戴的银饰融了做成了十字架送给莱纳。收到出行礼物的莱纳一把拽过他拿着十字架的手一道亲吻,细密的吻落在项链和指尖,只是一瞬又快速的抽离,他们没有说任何告别的话语,只是紧紧握了握对方温热的手掌便分开了。


军旅生活让莱纳变得更强壮,个头也迅速窜高。军队规定每年秋天可以回家一次,只是时间少的可怜。每到这个时候莱纳总是第一时间冲向贝特的家,贝特也会早早的在门口等他,虽然看不见但是却总是一副张望的样子。累积一整年的千言万语最终只是变成一个紧的透不过气的拥抱。


那是莱纳参军的第二年,那年贝特15岁,莱纳20岁。


❀❀❀


不能与莱纳见面的日子贝特仍旧是读书,时间也并不比以前过的慢。


第三年莱纳回来的时候夸耀自己不大不小的军衔,还有身上多出来的许多伤疤,贝特心疼的一个个抚摸,无法想象军营里是怎样的生活。他仔细叮嘱了莱纳要保护好自己,但是莱纳只是笑着揉了揉他的头发。


第四年莱纳带着戒指和花回来找他,他们等到半夜一起溜出门,在没有人的教堂里互相道出神圣的誓言,就这么自顾自的结婚了。他们偷偷摸摸的做爱,却叫的极大声,枝头的猫头鹰受到惊吓慌忙扑腾着翅膀逃走了。他们大笑着滚成一团,被无知的路人传成教堂里在闹鬼。


隔天,莱纳又要走了,临走前趁着没人注意快速的偷了一个吻。不等贝特反应过来就快速退了几步作势要逃走却被贝特几步追上,两人笑着打闹一边走的更远,莱纳按住贝特的肩膀说就送到这吧,反正没多久就回来了,可别太想我了。明知贝特看不见却大力的挥着手还不舍得回头望。


莱纳走后一周,新闻报纸满天飞,战争的号角凄厉的吹响。莱纳一定早就知道,但是却什么都没有告诉他,一如几年前的初次远行。这里距离战场很远,不用担心会受到波及,但是仍有胆小的人陆续搬走。而贝特也再看不进书,只是整日的坐在窗前出神。几步外的花园曾经被莱纳种满了花,但是他走后都落败了,新来的园丁更喜欢树,树越长越高,虽然环境变得更安静,夏日变得更清凉,但是窗前的阳光也减少了大半。


贝特叫佣人买来向日葵的种子学着莱纳种花。松土施肥撒种浇水,哪一样都松懈不得。实际上种花并不比书上写的简单,他总是失败,等了许久的种子却不发芽,扔进土里就像消失了一样毫无动静。直到从小照顾他的佣人偷偷告诉他其实他的向日葵种子都被园丁铲除了他才突然明白过来,原来那会影响其他树木的生长,而那个园丁也不喜欢花,他对花的味道过敏。


贝特有些生气,虽然做不到铲除所有的树但是他还是拿着小刀在每棵树上都刻上了花的单词,把园丁气的一去不回,再也不来了。


这下总算如了意,贝特叫人铲除了所有的树然后换上了心念已久的向日葵,一旦确定成活就买来更多的种子,不断的种,直到充满了整个花园。找到事干的贝特逐渐沉迷于种花的喜悦,他甚至能清楚的记得每一朵花的开花时间,只要没人提醒他,他就会一直坐在花丛里,愣愣的,只是安静的坐着,抬头望着天空。


很快又到了秋天,贝特发愣的时间变得更长。有一天贝特仍旧坐在花丛里出神,晚上佣人去喊他回房间的时候却看到贝特正拼命的往嘴里塞东西,一边扯烂周围高高的向日葵一边用力往嘴里塞,喉结快速的上下滑动努力的吞咽。


佣人惊叫着想拉开他的手但还是无法完全阻止他发狠的拽着花瓣撕扯。佣人惊慌下叫来了自己的丈夫,丈夫拿了一根木棍打晕了贝特。


看着诊断单上癔症的字眼,老胡佛有着明显阴影的眼眶暗了暗,叮嘱了佣人几句就别过头出了房间。


原本只想让儿子安稳平静的度过一生,可如今连这点要求恐怕也办不到了。


他不是没发现那个布朗家的小子带来的变化,但是只要儿子高兴,他也就随他们去。他几乎是默许了两人的来往,只是突如其来的病症来的那么猛烈,让人措不及防。医生告诉他,药物治疗只能一定程度上压制发作,要彻底根除病症只能从病因入手别无他法。他当然知道病因是什么,但也正因为知道才更加无从下手。


秋天过去没多久紧接着的是刺骨的寒风,过冷的天气不利于病情的恢复,贝特被禁止了外出,花园没人照顾,向日葵开始大片的枯死,他也只是透过窗户望着那个方向却并未有太大的反应。佣人把一切都看在眼里,找了个晴朗的天气偷偷带着贝特出门散步,刚一打开门贝特就迅速挣开佣人的手飞快的奔向花园,仅剩下的寥寥数个向日葵东倒西歪的样子看着格外萧条,贝特摸索到花茎的长杆,用力的扯下塞入嘴里,随后跟上的佣人看到贝特发病的样子一边哭喊着大叫一边试图拉开他。不知哪里生出的力气,贝特固执的胡乱撕扯着花瓣,猛烈的挣扎让佣人不得不挣开,只好又喊来了其他佣人一起才勉强制住了贝特,医生很快就到了,贝特被按着强行注射了两倍的镇定剂才安静下来。


依靠药物安静了几日,贝特收到了一个来自前线的包裹,很小,很轻。自那日以后,贝特不再发病,安静的一如往常,也不再种花,甚至拿起了许久不碰的书,一页一页的翻阅。


医生来过几次,他说他也不能确定,只说癔症是很复杂的病,有可能就这么彻底好了,也有可能多年后复发,只是说让家人多看着他,至少现在已经完全正常了。


那年贝特20岁,莱纳25岁。


❀❀❀


从回忆里透过气,手里的书已经带上他指尖的温热,这本书已经读了好几遍,书不论看几遍内容都不会变,但是人的想法会逐渐变深,每一次重新阅读一本书都会有一点新的发现,可能是之前没注意到的小地方也可能是看过却忘记的细节。念书的乐趣就在这里,就像在迷宫里穿梭,发现新的小路就欣喜不已。贝特再次打开了这本看了许多次的书本,这是一本说太阳和天空的读本,内容很浅显,纸张已经有些泛黄,书面经过手指多次的触摸变得光滑泛着暗光。他用指尖逐一拂过紧凑凸起的小点缓慢的移动,仔细耐心的阅读,就如第一次一样。










那年贝特50岁,莱纳25岁。



评论

热度(36)

  1. huiyun19900415MXMB_151504 转载了此文字
  2. holaMXMB_151504 转载了此文字
  3. kimster2007MXMB_151504 转载了此文字
  4. 蚊.zzzzMXMB_151504 转载了此文字
  5. lieMXMB_151504 转载了此文字